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城镇 房产 图片 视频

网络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疫情期间,登封市徐庄镇一月之内连发两起生产事故“涉嫌”瞒报!

来源: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白雪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31
摘要:安全生产是一种责任,每一次事故的警笛,都揪人心弦,每一次惨痛的事故背后,都会给亲人心头留下永久的伤痛。 近日,本报接到举报反映登封市徐庄镇两家工厂在疫情期间违规生产,接连发生生产事故,导致2名工人死亡。对此情况,本报于3月26日赶赴该地做了详情

安全生产是一种责任,每一次事故的警笛,都揪人心弦,每一次惨痛的事故背后,都会给亲人心头留下永久的伤痛。

近日,本报接到举报反映“登封市徐庄镇两家工厂在疫情期间违规生产,接连发生生产事故,导致2名工人死亡”。对此情况,本报于3月26日赶赴该地做了详情调查。经走访了解,这两家工厂发生事故时间分别是3月11日与3月24日。随后,本报将这两起事故调查情况向徐庄镇人民政府应急办公室人员做了反映。截止发稿时,徐庄镇人民政府未对此事做任何回复。

3月11日,还处于“疫情”管控时期,按着相关规定,任何企业不得私自“开工复产”。然而,徐庄镇高坡村登封乾丰建材有限公司却“顶风而上”,私自开工生产,导致一名机修工人朱某学,男,52岁(徐庄镇马峪口人士)死亡。事故发生后,死者尸体被拉至登封市中医院停放。同时,该企业也未按相关规定上报该起事故,而是匆匆与死者家属达成了170万元的赔偿协议。事后,该企业依旧照常开工生产。

据了解,该建材厂实为高坡村村长赵振华与村支部书记郭顺卿等多名村干部合资而建。因未获得环境批复手续,其便在“疫情”管控时期私自开工生产结果导致朱某学死亡。

同月24日,该镇孙桥村曹长生(音)粉料加工厂,于当天上午也发生了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导致工人李某飞(音)男,57岁,(信阳人士)死亡。事故发生后,因赔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死者尸体一直停放在该加工厂至25日深夜才被其家属拉回老家。最终,死者家属得到赔偿款14万余元。

据了解,李某飞随说是信阳人士,却长期在徐庄镇以打工为生,已在该镇居住生活了长达数十年。其在该镇的人缘极好,如今客死异乡,实在令人叹息!

就以上两家企业工厂而言,如果说登封乾丰建材有限公司只是单单存在一系列违规不合法现象的话,哪么曹长生粉料加工厂却是标准的“十五小”散乱无企业。像这样的加工厂在徐庄镇还存在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已知的却是这些“无证”、违规企业正在蚕食着人命!试问,“该种情况是该镇政府的不知情?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本不该发生的死亡悲剧却在登封市徐庄镇一月之内接连发生两起,这连致两人死亡的惨案,真是“骇人惊闻”!如果该镇政府及相关人员在“疫情”期间能够严格执行国家相关规定,哪么朱某学的死亡悲剧就不会发生。如果该镇政府能严格执行国家的相关规定取缔“十五小”,哪么李某飞的死亡悲剧也不可能发生!

这两名工人的死亡可以说是徐庄镇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工作不严、不厉,直接造成的。如果该镇政府相关人员身在其位却不履行其职,哪么和“尸位素餐”又有何区别?同时也希望登封市纪委及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彻查这两起事故的原因,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对于这两起事故情况,本报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白雪